平衡

这里的平衡,我指的是消费与创造之间的平衡。

什么是消费?比如读书、看电视剧、刷微博、上学、购买东西等所有能量由外入内的活动。

哪些算创造?例如写作、拍戏、绘画、上班、设计东西等所有能量自内向外的活动。

我隐隐不安地认为,现代普通人过多盲目消费事物而缺乏自主创造事物的热情。我认为这至少源于两点原因:1. 枯燥的教育模式;2. 单调的职场氛围。

高度专注的教育模式。昨天说了专注是一种极为重要的能力,它在我们的校园时期处于一种被动激发的状态,即在固定的选拔标准下制定的教育模式将学校管理者、教师、学生及其家长共同捆绑为目标明确、奋战在同一战线下的军队,不专注就无法在战场中生存下去。说实话,用『专注』二字形容这一教育模式是手下留情的,更加准确形象地比喻,现在全球范围内覆盖最广的教育模式实际是一个生产同质化商品的工厂,学生是材料,教师是工人,教学方法是流水线操作,平日考试是质量控制,小中高考是产品筛选检验。学校成为一种工厂,这恰恰是学校的成功,因为它本就是工业时代的产物,其目标就是为工厂提供廉价、可控的生产者以及冲动、盲目的消费者。世界之所以会继续前进,科学之所以能继续发展,是因为即便再标准化的工厂也无法完全泯灭人性,学生和老师毕竟是人,有的会思考,有的具备自由意志,他们会演化为例外,无情地推动这个世界。只不过,例外的人数即便再多,其数量敌不过也无需高于大众的数量,这一点非常符合二八定律。

迷失自我的职场文化。作为一名雇员的最主要任务是为雇主最大化地创造价值,这种观念同样源自工业时代,在农耕时期自给自足、交换物品的人们无需誓死为某人创造价值,除了东方的奴才和西方的奴隶。我并非批判这种职场观念,它毕竟是在现实中脚踏实地进化过来的,无人有资格批判,但我们有理由思考,在当前的技术条件下,是否可以回归自我,去做一名手艺人,借助技术与其他创造者自由结合,而不再以成为一名中层管理者为荣耀。

所谓手艺人,一般指以手工技能或其他技艺为业的人,包括陶工、铁匠、织工、木匠、厨子、乐手等。更细致地描述,手艺人即创造者,他们直接为消费者提供价值,他们做出来的东西有用户使用、把玩。理想情况下,创造者和消费者应是天然连接的,其间不存在中介。只不过因为地理隔离和信息成本,才有了类似于中介的职业,比如低买高卖的商人,比如大公司的中层管理者。

电脑的出现为创造者们提供了高速运转的计算能力,他们先是为与计算机沟通而发明编程语言,然后用它为自己开发工具,接着开发直接面向大众的软件,比如操作系统、办公软件和单机游戏;然后互联网普及开来,他们继续创造事物,借助这一平台将受众范围扩大至世界,低成本地分发软件,只要点击一个超级链接,潜在消费者就有可能购买你的服务;最近十年智能手机和无线网络迅速普及,连接创造者与消费者的距离只在一指之间。

电脑时代为创造者提供成长环境,互联网时代为创造者提供无限平台,后电脑时代为创造者提供有潜力消灭所有中介的易用终端——智能手机。而这仅仅是开始,任何手艺人都可以参与这一浪潮,因为创造者已经并会继续为你们开发各种实用工具,我们没有理由拒绝,除非我们的观念仍停留在工业时代,除非我们已不愿思考、学习。

每当我消费他人的创造产物时我都会问自己又创造了什么。我希望你也这样做。不过,能够孕育、繁荣创造者文化的教育模式和职场氛围到底是什么样的呢?我正寻找答案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