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墙

生活在社会主义国家的我们上网偶尔会遇到莫名其妙的类似『该页无法显示』、『连接超时』字样,这时相比网站宕机,更大的可能性是这个网站或页面被我们伟大的防火城墙屏蔽了。翻墙,则是为了突破那些由技术人渣搭建的国家级防火墙,还自己一个本应就畅通无阻的互联网。

宽容地看,那些技术人渣其实挺可悲的,他们有着丰富的计算资源,却因技术能力的限制,无法做到精确屏蔽,即便有些网站本身没有违反我党政策,但由于其『用户生产内容』的机制,用户在该网站上发布了一些违反我党政策或不利于维稳的内容,同时网站管理者又不对其进行过滤屏蔽,有关部门只好不得已将其加入黑名单。这就是为什么 Twitter / Youtube 被屏蔽,而国内具备类似功能的新浪微博 / 优酷视频依旧可以访问的原因。

我们作为个体,连接互联网为的是获取资讯,而那由庞大服务器群搭建而成的防火长城(我们称它为 GFW - Great Firewall of China)在一定程度上阻碍了获取资讯的过程,因此我们有必要利用一些通用技术绕开那堵墙,这个过程叫做翻墙。如果你顺利留学或移民海外,那么就不必再为这堵墙操心了,我们称其为人肉翻墙。人肉翻墙成本较高,下面仅就技术翻墙作简要说明。

我们打开浏览器,点击一个书签或输入一段网址,联网的电脑就会把书签或网址包含的域名发送到一个作用类似于电话本的中央服务器,通过它找到对应的 IP 地址,浏览器向那个 IP 地址发送请求,从拥有那个 IP 地址的服务器下载所需的网页文件,浏览器拥有了那些文件才能够渲染出你眼前的文字与图像。

这里面有两个弱点可被有关部门利用,一个是所谓的电话本,另一个是 IP 地址。那些拿着纳税人血汗钱苟活的技术人渣试图污染篡改担任电话本作用的中央服务器,使得我们无法找到正确的 IP 地址,从而达到封锁的目的;或者干脆直接屏蔽 IP 地址和敏感词,只要我们的连接信号是从中国大陆这里过去的,如果包裹里包含收录于黑名单中的 IP 地址或敏感词,那么携带连接信号的包裹就无法通过,由此达到封锁的目的。

还好我们有对策,且用的都是些并不高深的通用技术。这里只介绍两个关键步骤:加密、中转。

加密指将连接信号中包含的比特数据变换、打乱,且只有特定的密匙才能复原,于是它们就不会被没有密匙的监听者识别、获取,这样可以保证连接信号能从中国大陆发送到海外,哪怕其中包含被屏蔽的敏感词。

中转指以架设于海外的私人服务器作为桥梁,将我们和拥有被屏蔽的 IP 地址的服务器连接起来,且全程加密。举个例子,我租用了一台位于日本的服务器,当我想看某个 Youtube 视频,我可以把访问请求以加密的方式发送到那台服务器,紧接着——这往往只有几十毫秒的延迟——那台服务器将访问请求再转发给有可能位于美国的服务器,紧接着,带有视频信息的包裹原路返回,到达我的浏览器供其渲染播放。

每当听到『租用服务器』类似的词语时,人们大多会觉得高大上,认为这样翻墙成本太高,现实是可喜的,物价虽是节节高,但服务器的租用价格则愈来愈低,而且有专人为此提供服务,用的人多了,平摊下来实在没多少钱。比如我吧,100元人民币 == 翻墙一年,以个人名义将本应就畅通无阻的互联网拿了回来,没有比这更值的了。

学会翻墙和学会英语同等重要,它们均可以帮助我们突破隔离,从而有更多机会从更多视角来更加全面地塑造价值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