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题

两个圆点一条直线

现在这个时候,无论是在微信还是在微博,想注册个独一无二的好名字实在是太难了,这就是过晚进入这场游戏的成本。不过还好,百般尝试后,微信后台告诉我『两个圆点一条直线』是可以注册的。于是将其正式命名为我的第一个微信公众号,它好记——扫一眼上面那图便记得差不多了;上口——在口口相传中尽量减小阻力;且对我来说,它意味深远。

两个圆点一条直线,这两个圆点分别指代什么?那一条直线又能做什么吃的?请听我给你吹。

我总希望在自己的控制下创造一些有价值的事物出来。在把愿景转化为现实的过程中,我发觉编程的门槛最低,不管是坐着还是站着,只要愿意盯着屏幕中的文档和代码,反复摩挲后就会逐步获得经验。日日夜夜,它渐渐成为了我的兴趣——我耍得越来越好、我即刻看到努力的成果、我越来越相信自己会耍得越来越好。

编程领域十分宽泛,它在原理上虽是相通,但你不可能精通所有。因此,找准一个点,恶狠狠地深挖下去,才能在编程森林中生存下去。我找到的那个点叫『做网站』,英文叫 “Make a website”,你看还是英文读起来有档次。别人问我是做什么的,我说我是做网站的,那人白眼;隔两天那人又问我是做什么的,我说 “I make websites.” 那人昂首仰视,如果我再造一点,回答 “I build apps.” 那人不得跪了。当年我看到 Tumblr 在 Techmeme 侧边栏发布的招聘宣传语 “Like websites? This is a website.” 时,我当下便认准自己就是一个做网站的。

万万没想到,『做网站』仍旧是一片森林。学什么语言、用什么工具、采取哪套架构,对编程新手来说,这哪是什么问题,那是入肉的倒刺呀,一个选择不慎,自个儿用前途兜着。

永远记得,山外有山,人外有人,点内还有更小的点。迄今为止,我能找到的最小的且具备最大潜力的点,叫 Meteor,它具体是做什么用的,我先不表,你只需要知道它是个好用的东西就行了。让我欣慰的是,它愈发让我的能力由点扩散为面,就像土壤下蔓延开的根茎,你总要先找个合适的圆点把种子种下。

更早年间,在我读高中的时候,由于能力有限,我发觉自己的分数怎么也提不上去。这可怎么办好,我机智,打不过它,那就骂它。正是那时那刻,我嗅到了学校教育的腐臭味。它是上个世纪工业时代的产物,它诞生的意义是为工厂提供廉价劳动力,为广告商提供冲动消费者,为权贵提供听话的棋子。它本身就是一个工厂,学生是原材料,老师是工人和机器,教学内容是模具,考试是质量检查,教育制度是生产线,这一工厂大规模向社会输出合格的产品,为人所用。学校教育——从大局观上看——为工业时代下的经济发展提供人力资源,其高效率,无出其右。可一旦落实到活生生的个人,都是悲剧,只有大悲剧与小悲剧之分了。

大悲剧属于那些不合格的淘汰品,从无人用,到以为自己真的无用,这种心态转变一旦定位,那就如同自己给自己下达病危通知书,人还没死,气先断了;同属于那些为人所用的合格品,对每天忙碌的工作内容,自己压根提不起兴致,且因生活所迫不敢、不能停下来想一想自己到底为什么活着,更别提去活『下一辈子』了。

小悲剧属于所有人,因为我们都或多或少地经历过学校教育,它的精神已渗透于我们的意识,以至于你我无法想象这世界竟还允许存在另外一种可能性——哪怕我们认同多样性存在才符合自然规律。那一种可能性就是我找准的另一个点,叫 Unschooling,它具体是什么东西,我先不说,你只需要知道它是个回归自然的东西就行了。如果你实在好奇,可以阅读《瑟谷传奇》。

两个圆点我已交代清楚,分别指代暂时不明所以的 Meteor 和 Unschooling;一条直线正是本微信公众号,我将带着订阅者逼近它们、理解它们。尊贵的你要是有兴趣,就随我一起深挖下去吧。

从 Meteor 聊到 Unschool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