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熟

最近对『成熟』这个词语有点好奇,从不同人的口中听到它,我总是怀疑自己和他们的理解存在差异,而存在差异的沟通会产生分歧甚至误解,所以我想在这里说一说我对『成熟』一词的理解。

查《现代汉语规范词典》,里面对『成熟』的解释是:1. 动词。生物体已经发育完备;特指植物的果实、种子完全长成,可以繁殖后代。比如『发育成熟、葡萄成熟了』。2. 形容词。比喻事物发展到完善的程度。比如『这是个比较成熟的方案』。

由此可知,标准解释将『成熟』视为一种完备的状态或完善的程度。按照标准解释来使用这个词会让人理解为被形容的对象已经达到一个无需超越的状态,即将其固封住了。也就是说,当我们形容一件事物或某个人『成熟』的时候,实际是在用褒义的语气来表达它已不存在任何发展空间。

这样的标准解释绝非代表大多数人的理解,依我猜测,当某个人被形容为『成熟』的时候,根据不同的情境,往往可被以下某个短语替代,比如稳重、理智、心思缜密、阅历丰富、经得起事、事物考虑得已不能再细致周全了。

人们对『成熟』一词的使用,通常限定在一个群体:老男人。更准确负责的说,这是一个有着丰富生产活动经历的群体,与年龄和性别无关,只不过因为到达一定年纪的男性才有足够的机会和岁月去磨砺自己以至于在他人眼中相对丰富,所以在大众话题中,这个群体就被限定住了。

一个在概念上被限定使用的词语本身就是单薄、无力的,由此就容易产生误解,因此我想从积极的视角对其重新诠释,使其更有普适性。

促使我写这篇文章的勇气来自于前两天我看到的一句话:

To teach is to model and demonstrate; to learn is to practice and reflect.

『以身作则是为教;实践反思是为学。』

这句话引用自 2014/09/02 发布的 OLDaily 邮件杂志。我想说的重点在 reflect(认真思考)这个词,我认为它和本文主题有暗藏的联系。

前文提到,对『成熟』一词的标准解释是一种结果,而根据积极心理学的观念,更倾向于将其视为一种过程。如果把这一过程比喻为横向坐标,中间是零点(即我们出生时的状态),负向的尽头是负无穷,正向的尽头是正无穷,而我想重新诠释的成熟,指我们的身心状态朝正向移动的过程。恰好,移动过程的唯一驱动力,来自于反思(reflect)。

我们要将自己和他人视为动态变化的人。面对『成熟』的人,我们要认为他们有能力更加成熟;面对不『成熟』的人,我们更要相信他们有潜力成熟起来;至于成熟的程度,只有和过去的自身相比,才有意义。

因为空间是三维的,所以绝大部分情况下我们每个人的坐标轴都不重叠,他的正向有可能就是你的负向,比之更有可能的是,你们之间存在一定的夹角,这完全取决于谁在对你以身作则,以及,你将谁视为榜样。这也是有些人的成熟在他人看来是一种妥协甚至堕落的原因。

总的来说,我们可以想象一下,身处黑暗的社会宇宙,看似无规则运动且间歇闪光的我们实则行走在一个透明的坐标轴上,而影响运行轨迹的决定性因素正是教育和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