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源

创造出来的作品一部分价值在于供人把玩使用,另一部分则可以无限扩张,即供人模仿学习。你的初创作品也许没有得到市场认可,不过一旦有人理解了你的初衷,有心地对其进行再创作,就有普及开来的可能。这里,允许其他人查看、修改、使用与劳动成果相关的全部原始资料及其本身的行为叫做开源。

开源一词出自『开源软件』,它是一种源代码可以任意获取的计算机软件,即这款软件的运行方式和代码构成均允许被他人查看和修改,前提是遵守相应的软件协议,这为原作者保留了一部分权利。推广这一行为的运动叫做开源运动。可以说,计算机和互联网之所以能发展那么快,和这一运动带来的效应有很大关系。

背景就介绍这么多,我真正想说的是将开源这一行为的意识观念迁移至其他领域,其表象违背了设立知识产权的初衷,但实质会带来极其庞大的社会效应。

开源是知识开放。有人这么比喻,不同领域知识的杂交,相当于大脑在激情做爱。碰撞出来的知识成果有的无厘头让人捧腹大笑,有的足以新兴出一个朝阳产业。

为什么开源这一看似高尚无私的个人选择能带来如此之大的效能?因为它有着将信息成本降至为零的趋势。信息隔离可以铸造权力,集权制度需要中层管理,增加层级势必阻碍信息流通从而加重信息隔离,于是效率低下并会逐步恶化的组织就这样形成了。开源不只是将信息公开化,更主要的是将知识公开化,它方便了人们传递知识、相互启发、自由协作。在这样的自组织结构里,很多行为是非常可笑的,比如招聘,它是为公司提供人才筛选、输送的过程,这里面存在着被我们视为自然存在、实则人工优化的信息隔离:只有被录用的人才有资格参与公司活动。自组织结构完全不存在这一点,如果你对某个项目感兴趣,那么可以直接参与进来,社区里的成员会互相查看对方的活动,如果你做得足够出色,在社区里就能够获得认同,更多的认同意味着你有更多的人力资源去组织自己的项目,吸引社区外的人们,如此循环。

我们经常说自己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在开源运动的环境下,不再是巨人了,也不会站在肩膀上,而是一个个有着自己名字和故事的生动个体,携带着有益于整个社区的信息,穿梭于不同项目之间。最重要的是,全部过程的所有细节都允许被查阅取用,只要符合相应的协议。

在《平衡》一文中我最后自问什么样的职场氛围能够繁荣创造者文化,我想,部分答案就在开源运动之中。

注:本文虽是在极力推崇所谓的开源意识和自组织结构,但这里面存在着太多未知的东西,包括社会与道德问题,社区愈大问题愈凸现。不过,我相信这至少是组织变革的趋势之一,它还在进化,尤其需要提升的,是终将身处其中的我们的整体素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