耐心

耐心是一种重要的素质。它一半是愿景,一半是理性,若想沉得住气,就要同时具备长远的眼光和稳定的情绪。

请先对自己耐心。一旦做出选择,甘愿埋头,适时抬头,一步一脚印。不为环境所惑,要知道,别人才不会为你负责。

也请对孩子耐心。每个孩子都各不相同,不要期望复制别人,随其所愿,如果有能力成为他们登高冒险的防坠网,就再好不过了。不为环境所恫,世界变化快,一年一个样。

公司聘请的职业经理人天然短视,他专注于扩张和盈利,毕竟公司不是他的,受业绩压力,目光没法放长远。国家的政党任期是有限制的,他们要出政绩,拍板的政策要短平快地见效,少有能逃过短视和不公的。缺乏耐心,无论是管理公司还是治理国家,都逃脱不了历史的白眼。

教育变革尤其如此,一个与教育相关的政策的显现时期是很长的,一般以十年为单位,好的政策来不及弘扬,坏的政策来不及扼杀,大家好像夜里抓瞎,一会儿试试这个,过会儿试试那个,效果尚未显现,就已经换了一拨人,倒是都没闲着。遇上一个有远见的决策者,是这一代人的荣幸,更是下几代人的幸福。

写这么多我想说的是什么呢?我想说的是,不要期望政府有耐心,不要期盼政党有长远的眼光和稳定的情绪。我们能把控的,只有自己。有卓越能力的,可以拓展成公司,以公司的身形在市场中舞动,那时的力量就大多了,不管怎样,它由你把控,只要你不失控,它就可能沉住气干大事。有更加卓越能力的,混迹仕途而不失自我,那么可喜可贺,请多多帮助有卓越能力的人,怎么帮?只要别让制度限制他们的效率、影响他们的决策就行,其他的不要帮,帮了就是越界,就是破坏市场规律,形成另一种短视与不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