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源

造成军备竞赛式教育竞争的主要原因是过于贫乏或分布不均的教育资源。解决教育公平问题的最有效方式是低成本分发高质量的教育资源。降低教育资源的分发成本,提升教育资源的品质和数量,是国家层面在教育领域中最应该执行达成的两大目标。

原先,老师作为最重要的教育资源,生产成本极高——一名优秀教师的养成是需要时间和付出的,同一个老师每学期能够有效辅导的学生数也极为有限。学校作为最重要的学习场所,成本也是极高,抛开行政审批不说,要想创办一所学校,其资金和精神投入都是巨大且持续。更要命的,当你成为一名老师或校长,每天面对最多的、考虑最多的、讨论最多的,不是如何提升教育质量,而是如何处理各种琐碎复杂的社会问题,比如学生态度问题、同学间矛盾、家庭矛盾、家长和学校的纠纷、教育部对学校下达的各种奇葩通知等等。光想想就能烦死个人,期待靠谱人才主动投身教育事业?梦遗呢吧。

现在,老师依旧是最重要的教育资源,借助互联网技术,老师的身份和属性正发生悄然巨变。正统的老师大多通过师范学院毕业,依据现在就业形势的严峻性,没点超高学历和结实关系,就甭想进入学府当一名『光想想就能烦死个人』的教育从业者。教育业有点类似新闻业和出版业,在技术不断革新的前提下获取生产资料的成本越来越低,只要这个行业遵循市场规律,入行的门槛就会逐渐降低,如果你有东西可教且有人愿意向你学习,那么你就是老师。注意,只是门槛降低了,能否在市场竞争中生存下来,靠的是业务能力和与时俱进的意识。老师与老师将会明显区分开来,甚至两极分化,形成两大分支:1. 明星教师;2. 社区助教。

明星教师创造的教育资源必须允许大量复制和低成本分发,现在的 MOOC 正在朝这一趋势前进;社区助教借助一对多甚至一对一的亲密互动帮助学习者营造稳固的学习环境,这一模式在某些创业公司内部已经实行开了,但离真正意义上社区层面的助教还有一段距离。

设想,以后的教育应至少分为两类:1. 基础教育;2. 兴趣教育。基础教育由政府驱动,学校提供最基本的教育资源,确保人人平等,消除竞争,只为提升国民素质而存在;兴趣教育由市场驱动,低成本甚至免费获取那些已经接受过市场筛选的由明星教师发布的教育资源,学习者可以在家中自主学习,或者付费到社区中获取助教的帮助,包括更有针对性的反馈和方向引导。

总的来说,政府负责提升国民素质和统一意识形态,市场负责满足学习者的个性化需求,尽可能地利用技术降低教育资源的分发成本,开放许可从而激活市场热情以提升教育资源的品质和数量。我认为,这样的国家层面的选择,才更符合真正意义上的『以人为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