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离

不对称的信息 == 不对称的权力。

隔离是造成信息不对称的最直接手段。

隔离可以分为自然隔离和人为隔离。

自然隔离中发挥重要作用的是地理隔离。至少在空间传输技术发明出来之前,物理距离式的隔离是无法被消除的,我成长于北京,你居住在纽约,只有这种由地理隔离造成的文化差异才能让『北京人在纽约』这样的戏码天然存在冲突感。大航海时代的航海家们即是那段时期最出色的商人,因为只有他们突破了地理隔离,日积月累的信息化为经验告诉它们从哪低买去哪高卖。

地理隔离衍生出另外一种也很重要的屏障——语言隔离。秦朝统一了文字,新中国普通了方言。他们分别从两个层级上为统一中国奠定基础,仅从政治作用上看,消除语言隔离不但削弱了地方上的权力,而且便于全民族形成统一的意识形态。从经济全球化开始,英语正逐步成为世界语言,反过来说,只有当某种语言在世界范围内通用,经济才有可能全球化,它们相互促进且都在帮助信息顺畅地流通起来。

文字和语言的统一为国家乃至世界财富的增长做出了贡献,但它的副作用——信息趋于对称——给以中央集权为制度的国家建设带来了烦恼。

这时,人为隔离势必出现。新闻媒体本是为消除信息隔离而存在的,咱家之所以用它更多是为了由上至下地同步意识形态,顺带在不那么政治敏感的领域里实现信息对称,从而更好地发展政治、经济和文化。但这个度不是每个家庭成员都能掌握好的,大家庭在进步,小的们在试探,用力过猛造成不好的影响了则给予家法伺候。其他小的们看见了,大多也就懂事了,时间长了,家庭氛围开放了一些,再找机会试探。

任何时刻——我建议——都不要直接和大环境下的势作对,切忌盼着由自己这代人一步到位。乐观地看,势本身绝非固定不变,有时改变一股势的,不是带着一腔怒火进入到那里,而是自然平和地借助兴趣与热情去创造、参与到另一股。不要期盼结果,只管享受过程。因为极有可能,你们无人到达最初心中所想之地;也极有可能,由你们带来的科技进步将那些势和平地消散掉了,只不过是从另一个维度罢了。